首 页 体育彩票 UFC 女足 冬奥会 帆船 意甲 F1赛车 世界杯
网站首页 >> 西甲 >>当前页

世界杯扩军至40支?普拉蒂尼被打脸洲际PK荒诞无耻!

发布时间:2020-08-09 20:50 编辑: 来源:

记者寒冰报道 上周四,世界杯预赛洲际附加赛踢完首回合,乌拉圭媒体没有像过去4次那样热议对手表现,分析天蓝军团得失和战术探讨,充斥报章头条的竟然是乌拉圭人在赛后畅游死海的照片!世界杯预赛历史上,从未有球队敢在淘汰赛首回合后组织球员在当地旅游,显然,这是比5球大胜的记分牌更羞辱亚洲足球的一刻。自从2002年韩国历史性杀入四强以来,亚洲和大洋洲足球在欧美传统列强面前依靠各种手段勉力积累的那点自尊,被这2场10个失球顷刻击打得荡然无存。

死海,能让强大的乌拉圭人浮在水面,却已在淹没亚洲和远东足球的虚幻尊严。不是美洲强,而是亚大弱。4年前的11月,还未从被澳大利亚点球淘汰的耻辱中恢复过来的乌拉圭人,小心翼翼地在主场准备着对中北美第4名哥斯达黎加的附加赛。为了尽可能调动球迷的主场气氛,百年纪念球场的DJ动用了他们长达5分钟——好吧,事实上是4分56秒的国歌。冗长的赛前仪式才进行到一半,哥斯达黎加球员已忍无可忍开始热身——即便如此,乌拉圭人也只是1比1战平对手,惊险晋级。

然而,本周三的百年纪念球场,乌拉圭人无需如此胆战心惊地动用国歌来催眠对手的意志。在安曼,64个国际排名的差距就是触目惊心的5个进球。这是1978年世界杯预赛匈牙利6比0大胜玻利维亚以来,洲际附加赛最大比分的胜利,也是亚洲球队继1934年首届世界杯1比7惨败埃及以来,79年间在洲际附加赛上的最大败绩。

更令人意料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是,1个月内更换了4名教练,连洪都拉斯、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都无法战胜的墨西哥,主场5比1大胜新西兰。而且,赛前墨西哥媒体甚至还特别提醒新任主帅埃雷拉,只要不让新西兰拿到客场进球,即便平局也不是不能接受要知道,这还是墨西哥没有征召包括埃尔南德斯、热奥瓦尼、瓜尔达多、阿基诺、莫雷诺和奥乔亚等海外军团,仅仅使用本土联赛球员的B队班底。摆出352阵型的墨西哥人牢牢控制了中场,技术上的巨大优势让比赛在上半场就彻底失去了悬念。新西兰人只是在0比5落后时,利用墨西哥后卫的松懈打入挽回颜面的进球。次回合墨西哥继续展开大屠杀,4-2大胜新西兰,总比分9-3晋级世界杯。

对于在世界足坛实力最羸弱的亚洲和大洋洲球队而言,这次附加赛是时隔半个世纪后,在洲际附加赛中最惨痛的失败。虽然此前亚洲和大洋洲球队在附加赛依然负多胜少,准确地讲是仅有2006年澳大利亚点球赢过乌拉圭,但毕竟比分差距只是1球之隔。1986年的苏格兰和1998年的爱尔兰也只是借助主场之利赢了2球!约旦和新西兰让欧洲和美洲人对亚大区足球实力的高看直接倒退了半个世纪,回到1960年代初欧洲杯和欧冠草创,欧洲人自己的足球体系也才从二战后恢复并构建框架的时代。

布拉特没脸给亚大要票。更令人沮丧的是,这2场耻辱的附加赛惨败适逢布拉特和普拉蒂尼分别向亚非拉足联示好,寄望以增加入场席位的传统套路为未来的主席之争拉票。布拉特指望继续削弱欧洲和南美,以满足亚洲、大洋洲和非洲的需要。很遗憾,约旦和新西兰着实令布拉特难以启齿,向重归傲慢的普拉蒂尼和莱奥佐索要席次。

早在1964年1月的苏黎世大会,世界杯名额分配问题就已是世界政治领域亚非觉醒的一部分。当时预赛欧洲33队占据10个出线名额,美洲19队占据5个,亚非和大洋洲区17支球队才只能竞争1个名额。其中,亚洲和大洋洲各自只有0.25席!亚非索要两大洲单独的出线名额未果即以罢赛威胁,亚非足联旗下17支球队退赛,最终整个亚非区只有朝鲜和澳大利亚进入了实际争夺1个名额的附加赛。这次大规模罢赛是世界杯历史的第1次,也是最后1次。从那以后,0.5席的附加赛就成为国际足联消弭政治纷争的唯一手段。

2002年世界杯后,为得到亚洲近50张选票的支持,布拉特以韩国和日本的优异成绩为由,为亚洲直接增加了1席。同时得到照顾的还有中北美洲,然而为此牺牲的是欧洲和南美洲,他们分别失去了0.5和1个名额。此后两届世界杯,虽然亚大的席位保持不变,但每届附加赛对手的变化,微妙地显示了布拉特对两大洲的态度。2006年世界杯前帮助布拉特击败非洲人哈亚图的亚洲,遇到的是实力最弱的中北美第4名,2010年则是更弱的大洋洲冠军。然而,随着哈曼和郑梦准与布拉特闹翻,2014年世界杯附加赛,亚洲就遭遇南美第5名,这个0.5席几乎是白送给对方——如果说此前2次是巴林自己大赛经验不足以微弱劣势葬送机会,这次约旦可谓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具备爆冷可能,无非是陪太子读书。甚至,更像是52年前的韩国,被送到欧洲在傲慢的目光下忍受必然的羞辱。

普拉蒂尼式解决方案

现在看来,世界杯预赛前布拉特突然向亚非中北美球队示好,公开表态增加名额,更像是一种高姿态的虚伪。亚洲、非洲、大洋洲和中北美都要增加名额,至少都要有16个名额,而即便算上东道主俄罗斯,欧洲和南美将一共只能得到16个名额。要知道,即便是2014年世界杯,欧洲和南美算上东道主巴西也有19个名额!要已经连续出让名额的欧洲继续割肉,显然是不可能的。约旦和新西兰的糟糕战绩,也给了欧洲和南美人足够的口实。

布拉特原本其实更可能是用新的0.5名额试探各大洲的态度,为自己提前锁定连任,消灭任何可能的竞争者。果然,国际足联随即公开否决了40席的普拉蒂尼方案。然而,卡塔尔的改期和虐劳问题已让布拉特焦头烂额,此时对于四大洲很可能口惠而实不至。最多也只是打折的扩军——合并大洋洲和亚洲,给予5个名额,南美让出0.5个名额给非洲,让非洲与中北美内部增加1个完整名额。可惜,这个方案对于回到24强时代席位份额的南美而言根本不可接受。

反倒是普拉蒂尼的扩军方案,对于占据国际足联2/3席位的四大洲而言更加现实。和前两次扩军一样,欧洲的利益得到了保证(新增2席,回到1998年15席的最高峰),南美(6席)、非洲(6席)和中北美得到新的完整席位(5席),大洋洲(1席)和亚洲(5席)虽然各自只增加了0.5席,事实上却是新增了1个完整席位。剩下的1席,普拉蒂尼还可以恢复卫冕冠军的免试资格,也可以随时在亚洲、非洲和中北美洲找到新的坚定盟友。对于已在欧足联位置上获得巨大成功的普拉蒂尼而言,现在是他进军国际足联的最好时机。四大洲足联的151个足协主席,自然非常清楚应该站在谁的一边。

半席政治

自从世界杯诞生之日起,决赛周的席位容量与分配就一直有政治的影子。源自欧洲的现代足球对亚非拉第三世界的歧视是天然的——1950年战后的首次世界杯,亚洲首次取得出线权的印度就被欧洲人垄断的国际足联拒绝参赛资格:理由是印度人要求赤脚比赛,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实力的悬殊差距——1950年世界杯前不久,印度刚刚0比11输给一支瑞典的半职业球队。印度人也并未应国际足联要求到欧洲热身,证明自己有进入世界杯决赛周的资格。

1958年世界杯开始,世界杯洲际附加赛就成为常态——傲慢的欧洲人看似慷慨实则是施舍的0.5席,变为亚非拉球队难以逾越的天堑。代表亚洲参赛的以色列是伊斯兰世界天敌,连续遭遇土耳其、印尼、埃及和苏丹的弃权,3个对手6场比赛从未登场却赢得1个亚非附加赛出线资格。国际足联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临时启动另一个附加赛机制,由欧洲和美洲11个小组的第2名抽签决定与以色列争夺这临时的“0.5张门票”,结果仍有5队弃权,威尔士中得头彩。红龙军团两回合各进2球淘汰以色列,洲际附加赛的政治内核由此赤裸裸地呈现而出。

1961年世界杯的3场洲际附加赛,韩国两回合1比8不敌南斯拉夫。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国际足联对亚非拉世界的歧视达到巅峰:亚洲和大洋洲各只有0.25个名额,冠军决胜后还需与非洲冠军争夺1张入场券。此前两届还有半个名额的亚非拉洲有17支球队集体罢赛,从此这个0.5席就成了地缘政治在国际足联的象征。

1972年乌拉圭在巴黎大会上挑战英伦霸权,要求将英伦四队合并为大不列颠一队,虽最终失败,却是新大陆在足球领域挑战旧大陆霸权的开始。1974年阿维兰热凭借新增加的72个亚非足协会员鼎力支持,力促世界杯于1982年完成第1次扩军。然而,这次扩军并未损失欧洲实力,欧、亚、非、美各增加1席,皆大欢喜。

1974年世界杯预赛,亚洲唯一代表伊朗队历经12场预赛才拿到世界杯门票,而欧洲球队几乎都只参加了6场预赛。1982年世界杯,阿维兰热为亚非拉各增加1席,却为欧洲整整增加了4.5席。之后为平衡亚非拉的利益,连续两届世界杯阿维兰热说服欧美分别施舍0.5席收买亚洲和大洋洲人气。结果,苏格兰和哥伦比亚先后证明,亚洲足球的水准的确有待提高。

1994年,欧洲区让出1个名额给1990年世界杯大放异彩的非洲,但大洋洲不得不面临28年后第2次1/4名额的耻辱。当然,这次大洋洲冠军依然没有证明自己。1998年布拉特启动向第三世界倾斜的世界杯第2次扩军方案,欧洲和非洲两大票仓增加2席,亚洲虽然只增加了1.5席,却得到了与实力最弱的大洋洲附加赛的0.5席。2002年开始,欧洲又成为牺牲品,连续2届让出1.5个名额给亚洲和中北美,然而亚洲和大洋洲足球并未真正得到这看似唾手可得的2个世界杯席位。

本文永久链接:http://news.vjfh.cn/contents-info-15448269.htm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