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体育彩票 UFC 女足 冬奥会 帆船 意甲 F1赛车 世界杯
网站首页 >> NBA >>当前页

国家队1年赞助费8000万这些钱篮协花在哪儿了?

发布时间:2020-08-03 02:34 编辑: 来源:

8月9日,2013年亚洲男篮锦标赛1/4决赛,中国男篮以78比96的悬殊比分惨败给中华台北,无缘亚锦赛四强。这场惨败同时让中国男篮无缘直接晋级明年西班牙世锦赛,只能争取外卡参赛名额。

这是中国男篮历史上首次负于中华台北队,也是中国男篮一队自1975年首次参加亚锦赛以来的历史最差战绩。

本刊记者走访数名中国篮球圈内人士,他们都表示,虽然也曾有昙花一现的短暂美好,但在泥沙俱下的土壤里,中国男篮结出苦果是必然的,换教练、换球员解决不了本质问题。

篮协内斗闹剧

在体育总局的介入下,中国篮协“痛心疾首”地召开球员反思总结会、新闻委员会执委研讨会……专家、媒体、前主教练、球迷又开始了一轮寻找“替罪羊”的热烈行动。6月国足1比5惨败于泰国青年队后上演的闹剧,两个月后换了个主角又诡异重演。

在资深篮球记者杨毅眼中,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是“记者的天敌,官气很重,对篮球并不专业,但他非常认真地完成着总局领导交给的每一项具体任务”。

更熟悉信兰成的人告诉记者,信主要的精力放在文物鉴赏和收藏爱好上。“信兰成是个段位很高的文物玩家,地方篮协接待他的时候,往往是第一时间拉到当地的古玩市场。”

这个8月,信兰成估计很难静下心来欣赏他的藏品。

兵败马尼拉后,篮协先是力挺主教练扬纳基斯,后又翻脸,称国家队12人大名单都是扬纳基斯亲自挑选。力推举国体制压缩联赛的信兰成为众矢之的,《中国青年报》记者曹竞爆料:篮管中心副主任、分管国家队事务的胡加时才是惨败的罪魁祸首。

最新剧情是在16日晚为扬纳基斯举办的送行宴上,胡加时主动握手被希腊人一把拒绝,致使“胡加时眼圈泛红”。17日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周赫贴出长微博认为胡扬“不欢而散”一幕,是信兰成一手策划的。

10天时间里,为了推卸责任寻找替罪羊,各方赤膊上阵,各种狗血剧情高潮迭起,中国篮协的遮羞布被扒了个精光。

选帅如儿戏

“中国篮球弄成这个样子,作为中国篮球的从业人员,我个人感到非常羞愧,都没脸见人了。”某俱乐部高层对中国篮球的溃败和篮协内斗的闹剧非常无奈,“这枚苦果在北京奥运会后就已经种下了。”

“篮协对主教练的选择没有什么长远规划,风格摇摆不定,随意性极强,基本上看领导的个人喜好而定。运气好了可以逮到一个好教练,比如2004年到2008年的哈里斯与尤纳斯。”

2008年奥运会后的选帅印证了中国男篮选帅的随意。

2009年5月,经过8个月的思量,胡加时特别看好的郭士强被任命为男篮主帅。虽然郭被尤纳斯认为很有执教潜力,但因执教经验和资历不足,2010年4月被迫下课。

接替郭士强的是美国人邓华德,这一选择在当时的CBA联赛委员会上遭到与会俱乐部代表一致反对。俱乐部认为国家队的成绩好坏一定程度上会影响CBA联赛的生存环境,因此国家队主教练的选择也应该考虑一下俱乐部的意见。

信兰成强硬回应:“你们管好你们俱乐部的事。国家队的事由篮协决定。”

邓华德在伦敦奥运会小组赛五连败后离职。

尝试了土教、美式教练后,篮协觉得应该找个欧洲教练来试试,一找就是8个月。这段时间里,中国篮协尝试了新的择帅方式,拿中国国青队作为执教样本秘密地试训了3名欧洲教练。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其中一名教练连中国篮协的人都没见着,在酒店等了两天发现没人搭理后,自己回去了。

当4月27日仓促签下当时还有俱乐部合约在身的扬纳基斯时,CBA赛季已经结束一个月了。扬纳基斯错过了从联赛了解球员水平、挑选合适球员的最好时机。希腊人只能被动地从篮协提供的大名单里面挑选球员。

由于不熟悉球员状态,扬纳基斯制定的高强度训练计划和整套打法被大部分球员质疑不符合球队实际情况。在内部有分歧且不了解亚洲篮球环境的情况下,扬纳基斯除了要飞回欧洲协商与老东家提前解除合约,还要应付一系列毫无竞技价值的热身赛。

“耐克公司一年给国家队8000万元赞助费,为什么就不能花点钱给国家队请一些有热身价值的队伍呢?看看这几年国家队的热身赛都请了些什么队!”某俱乐部高层直言国家队比赛已经成了某些群体的“捞金”项目。

“国家队应付不了这么多热身赛,便组织了所谓的国奥队来承接这些比赛。为了给这些赛事腾时间,CBA的比赛场次被随意压缩。像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联赛停了3个月,闲着没比赛的俱乐部想去打热身赛保持竞技水平,对不起,要先向篮协申请。缴交一定费用通过审批后才能打。”

处境艰难的CBA

“只要有一个称职的主教练,篮协领导做好正确的事情,我不担心未来几年国家队的战绩,这批球员的实力还在。我们俱乐部更担心的是CBA联赛的前景。未来5年甚至10年,没有一点能够让人乐观的迹象。”

前男篮主教练尤纳斯曾表示:“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篮协都是为俱乐部服务的,都是为了让俱乐部、让联赛变得更强;只有在中国,这是相反的,俱乐部是为篮协服务的。”

CBA联赛委员会上,18家俱乐部的票数没有决定权。CBA联赛的大小事务,从经营、管理到收入分配,联赛所有资源均由篮管中心掌控。作为理论上的联赛股东,CBA的俱乐部无法决定联赛的比赛轮次,无权查阅联赛经营数据,联赛每年的收入与支出处于无人监管状态。

所谓的职业联赛无法实体化,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就成了一句空话。2011-2012赛季,每家俱乐部从篮管中心得到的分红约300万元,而那个赛季平均每个俱乐部的运营成本是3800万元。

2012年,CBA和盈方公司签下了一份为期5年、总额为16.8亿元人民币的商务推广合同。篮协还与李宁公司签订了CBA装备赞助合同,据传金额达到5年20亿元。2012-2013赛季俱乐部能拿到多少分红还不清楚。即使能够达到传言中的1000万元的分红标准,对于运营成本日益增加的俱乐部而言仍是杯水车薪。

“球员的工资越来越高,甚至十几岁的年轻球员一两年就拿到了普通百姓一辈子可能都攒不到的钱。得来太易对球员未必是好事。现在极少球员能够安下心来认真训练回报球迷,很多时候,训练还没结束,各种活动的邀约电话就频繁地追来了。”

“虽然中国男篮面临着这么多问题,但还是希望各方各司其职,慢慢地将中国篮球这条大船调整到一个正确的航道上。修修补补船还能挣扎着往前行,谁也不希望看到一个船毁人亡的结局。”

本文永久链接:http://news.vjfh.cn/contents-info-15445886.htm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